監管永遠落后於市場

二月 19, 2012 by taipa

2011年全年共有282家企業在A股市場首發上市,220家企業實施股權再融資,全年股票融資5073億元,上市公司債券融資1707億元,資本市場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力度由此可見一斑。不久前召開的全國第四次金融工作會議又提出“堅持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本質要求”、“堅持創新與監管相協調的發展理念”等。對這些要求,地方證券監管機構執行得怎樣?資本市場對地方經濟的服務還有哪些潛力?上市后的企業如何面對市場競爭?本報記者通過對資本市場比較發達的廣東和相對落后的廣西、云南、貴州幾省證券監管機構和企業的采訪,以回顧和展望的形式,進行了點面結合的深度解讀。敬請關注這組系列報導。

“對上市公司監管最重要的還是透明度,這點是我們一直以來強調的上市監管的核心。”

“放松管制的關鍵是要創新,而創新的關鍵是方向選擇。”

“要有平常心,把心靜下來,腳踏實地,淡化功利心,多做耕耘,少問收獲。”

證券時報記者陳霞黃麗

面前的張云東身形高大挺拔,眼神沉著,笑容親切溫雅,他的衣著休閑但講究,他的辦公室雅致而清新。他說話不急不緩,普通話純正帶點北方口音。這樣“有型”的深圳證監局局長讓第一次接觸他的我們錯愕但更多是驚喜——誰說監管者形象就等同於監管工作的嚴厲和嚴肅呢?

上市公司監管以透明度為綱

此次采訪張云東,主要是為了了解新的一年,其對上市公司監管的思路和部署。

“對上市公司監管最重要的還是透明度,這點是我們一直以來強調的上市監管的核心。”張云東說,透明度的強調自2005年提出,一直延續至今。“我們認為,在資本市場上,透明度是第一位的。如果一個上市公司、一個資本市場能夠做到基本透明,那么就可以說這是一個基本規範的公司、是一個基本有效的市場。因為只要有透明度,投資者了解公司和市場的實際情況,就可以決定是用‘手’來投票,還是用‘腳’來投票。”

“判斷一個上市公司好與壞的標準,不應該是績優與績差,而應該是透明與否。因為一個公司業績如何取決於宏觀、行業、市場、管理等方方面面的主客觀因素,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公司的優劣變化,上市退市都是規律之中的必然現象。但只要透明,讓投資者及時知道真相,就是好公司。因此,我們資本市場的基本規範應該是以透明度為綱。”

在張云東看來,要解決透明度問題,首先要界定透明度問題上不同市場主體的各自責任,即:上市公司的會計責任或企業責任;注冊會計師的審計責任;以及證監局的監管責任。“我認為,如果在我們的監管監督之下,企業的會計責任和中介機構的審計責任到位了,那么我們的監管責任也就到位了。因此,這些年我們從審計監管、規範上市公司財務會計基礎入手,積極推動上市公司透明度建設。”

如今,透明度監管理念在深圳證監局已經形成體系化,并向著可操作化方向邁進。在去年舉行的深圳上市公司2011年度治理規範會議上,張云東明確表態,2012年,深圳證監局將多管齊下,推動上市公司進一步提高透明度;將會繼續完善強制披露制度,突出重點,提高上市公司年報信息披露質量。

“一是繼續要求轄區上市公司按照我局規定在年報中對於大股東獲取非公開信息、干預上市公司人、財、物、產、供、銷等經營管理非規範情況必須專項披露;二是對主要負責人每年累計在境外居住3個月以上的上市公司,要求其在年報中對此專門披露,并詳細報告具體事由;三是要求公司在年報中披露獨立董事履行職責情況報告,內容包括但不限於:獨立董事出席董事會的情況、到公司現場辦公的情況、在公司董事會各專門委員會的工作情況等。同時,結合日常監管和現場檢查過程中掌握的上市公司風險情況,擬定重點審計監管公司名單,突出對重點公司、重點審計項目、重要風險領域的審計監管,加強對在深圳轄區新執業的會計師事務所或相關分所的監管。”

“解決不了的問題就披露,就讓投資者自己根據充分信息做出判斷。”張云東表示,2012年將繼續堅持把信息披露的規範透明作為上市公司監管工作的首要目標。而在繼續做好信息披露監管的具體落實上,一是規範信息披露內容;二是規範信息披露方式;三是加大問責力度。

從源頭把好上市公司質量關

正因為資本市場最重要的就是上市公司的質量,而上市公司的質量如何在其上市之前已基本定性,因此,把好上市公司入門關就非常重要。

“對上市公司質量把關的就是保薦機構及保薦代表人,如果保薦人勤勉盡責,上市公司質量就會有很大變化。”但在創業板、中小板啟動后,證券公司承銷保薦業務發展迅速,但投行業務普遍存在管理松懈、粗放經營的現象。部分保薦代表人和投行業務人員急功近利,只抓項目承攬,不管項目質量,一切以“過會”為目標。考慮到近年來全國資本市場融資量的一半由深圳證券公司承銷,因此,2011年深圳證監局開展了為期一年的投行業務專項治理活動。

“開始推行遇到難度很大,對於投行來說,這件事情像是給他們找碴的,但是又必須做。”張云東說,投行治理的定位不是監管,而是一項服務活動,目標是“受教育,建機制”。深圳證監局先后召開了三次動員會,打消了證券公司和保薦人的疑慮,使他們認識到投行治理的意義,從而積極投入自查和檢討之中。全轄區證券公司投行自查近兩年的項目共521個,召開項目、團隊、公司3個層面的檢討會188場,參與人員4396人。深圳證監局也投入人員1280人次下企業督導,治理的效果已經顯現。

把好了入門關后,再對新上市公司一開始就嚴要求,把透明度的意識深植,減少新上市公司的無知違規和無意違規,則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此,針對新上市公司的服務和引導,深圳證監局真正做到了“防患於未然”。首先,是上好“上市第一課”,公司上市后,深圳證監局會主動介紹其監管理念、職責、方式和要求,新上市公司的首次約談人員范圍除董事長、監事會主席、總經理、財務總監、董秘外,2011年新增加了保薦代表人和年審會計師。其次,是堅持在公司上市后兩個月,主動上門提供現場走訪咨詢服務,幫助公司梳理問題,提出改進建議,宣講法律法規,解答疑難問題。

防范經營風險轉為違規風險

目前,國內經濟形勢愈發嚴峻,2012年宏觀經濟形勢如再發生變化,可能會導致上市公司業績下滑,監管也面臨著新的一輪挑戰。對此,張云東已經做好部署。

“我們一方面是鼓勵上市公司應該積極應對,想方設法渡過難關。另外也提醒上市公司要正確對待,光明磊落,不要想歪點子粉飾業績,在財務上、信息披露上做一些手腳,這樣會把問題復雜化,觸犯監管高壓線,造成更嚴重的后果。”

張云東表示,深圳證監局對這個問題高度關注,“防范上市公司經營風險向違規風險的轉化,已經被列為深圳證監局2012年上市公司監管的第一項工作。我們會進行全面的風險排查,對存在疑似風險的公司,將在日常監管、年報審計監管中重點關注,也會優先安排現場檢查。這里我們也要求會計師事務所在年報審計中充分考慮相關風險,并采取針對性的審計策略。”

金融創新應服務於實體經濟

談到嚴厲的監管和市場靈活性的平衡度問題,張云東表示,“監管是永遠落后於市場的,而最高明的監管者也要比市場慢半拍。”張云東說,從這個角度來看,只有放松管制,市場才能有活力。“但放松管制的關鍵是要創新,而創新的關鍵是方向選擇。”

以往一談及金融創新,市場一致提到的方向就是金融衍生品,對此,張云東憂慮頗深。“金融是為實體經濟服務的,但是衍生品的過度開發則最終使其變成了為金融業自我盈利自我服務,只是使得投資者多了一個投資品種,而這個品種是無法為實體經濟服務的。”

張云東認為,從次貸危機可以看出,從一開始就應該限制衍生金融工具的使用。盡管金融衍生品的發展一方面適應了避險的需求,但是另一方面也適應了投機的需要。而在過度開發的背景下,與投機相伴而生的金融遊戲,實際上是浪費了市場資源,大大降低了整個經濟的資源配置效率。“即使衍生工具可以在微觀上對沖風險,降低市場波幅,但考慮到衍生工具交易可能給宏觀帶來的巨大風險,兩害相權取其輕,應該從中國的現實出發,堅決限制金融衍生品在中國的過度發展。即使這種限制會影響中國金融市場的交易規模,影響在國際金融市場中的排名地位,或者影響到金融就業,也應在所不惜,堅定不移。

標籤:
分類: 股票的相關資訊  

發表你的意見或心得